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ream 's NOTE

ゆっくり前へ进む,走ったりはしない,ゆっくりと……

 
 
 
 
 
 
 
 

故园

2018-7-3 19:09:20 阅读18 评论1 32018/07 July3

深夜

雷雨声踏过身体

你们跑进了

满是落叶的安静树林

回到故园

黄昏阳光是金黄色

心是敲不断的鼓声

绑上了旧时纱

你叹气

谈起儿时曲子

嘲笑荒芜旧时光

灵魂

慢慢穿过所有雷雨

落了满屋子的花

他陪你坐下来

拭去流浪尘土

眼泪一直淌

你走不出来

就在梦里度过一生

作者  | 2018-7-3 19:09:20 | 阅读(18)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三十

2018-6-12 21:56:02 阅读59 评论2 122018/06 June12

没有人告诉我三十岁是什么样的。

按照我的计划,人生几乎到尾声。

二十岁时候,经常被说我的想法像老人,我以为我最多活到三十岁。

多年来都过得很紧张,担心失去这些和那些,却全部失去了……

我想放下来,什么都不再怕。

希望时间缓慢。

我曾经疯过两次。

一次是在十几岁,记得自己尖叫着冲出家门(也不是我的家门),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雨夜里跑了很久,午夜前终于又回到那个地方了……我无处可去。

还有一次是二十五六岁,一个人在房间里哭了很久很久,清醒过来发现满地都是血,脚被割破了没有知觉,还一直在走。

我啊,连能打个电话的人都没有。

如果你们知道了,一定会嘲笑我。

我对每件事都非常用心,投入到像走进死胡同,经常想事情到头疼欲裂,我拼尽全力地走在人生路上。

我想放松了。

我太累了。

时常梦见少年时,我在出生的房屋前跳舞,穿白纱短裙;在操场上骑脚踏车,一圈一圈;在绿纱后看着路人,来来往往;和晚休时候散步,看着月亮不说话……

很开心啊,阳光明晃晃地刺眼。

我轻飘飘得像是飞起来。

关于人生。

没有懵懂,还有迷茫。

作者  | 2018-6-12 21:56:02 | 阅读(59) |评论(2) | 阅读全文>>

2018-6-9 20:38:46 阅读30 评论0 92018/06 June9

把家里能砸的东西

砸了个遍

我冷静了下来

任何声音都以为是你

但知道不是

你扎了我一刀

我没有挡

为什么

哭的时候没有一点声音

地板上

全是眼泪

愤怒地把所有衣服扔进洗衣机

旁边是

砸坏的吸尘器

已经走不了了

我晃荡了一圈

继续靠着门框哭起来

我是个废人

对冰箱说话

对厨房说话

我不饿了

把所有的灯关掉

黑暗里亮着的

你的眼睛

怎样能学会

在伤害来的前一秒

躲开

讨厌

卑微恳求着你的自己

作者  | 2018-6-9 20:38:46 | 阅读(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8-6-9 18:20:12 阅读67 评论0 92018/06 June9

开着车

突然想哭了

握着方向盘的手颤抖起来

笔直的公路

慢慢把车停在路边

先蹲下来大哭一场

天黑了

发现哭过一天一夜

眼睛肿了

堵车

每个人都很迷茫

却突然下起雨

我把自己放在手术台上

切开来

这一块给你

这一块也给你

我想去你家

自尊却告诉我

放弃吧

收音机的歌换了一首

我烦躁起来

前面的车开得太慢

想说话

仍旧痛哭不已

像是永远也回不了家

看着漫天的乌云

让我再见你一次

好不好

几乎又要说出口来

作者  | 2018-6-9 18:20:12 | 阅读(67)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8-6-3 0:04:31 阅读33 评论2 32018/06 June3

到了懒得去装的年纪。

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变,幼稚无聊可笑。

思维从十年以前就没有加深。

还是被人说上那么一两句,就会愣住。

以前总觉得,到某个年纪我就不会继续走了,可是我还在。

整天微笑,还是很难过。

有时候面无表情,在街道,一个人也哭不出来,有时候,随便唱个歌就哭了,看到一个镜头就哭了,念上两句话就哭了,哭着哭着天黑了,然后又亮了。

肿到眼睛都睁不开。

不再少年了。

学喝酒,不到两杯就满脸通红,然后不停地吃肉。回家趴着睡,埋在枕头里,睡不着,又躺到天亮。

我没有可以想念的还活在某个地方等我的人;我没经历过大风大雨,都是凡尘小事累积度日;我一边迷路一边摔倒一边顺势坐地上哭会儿;我做着最不擅长的事情,可是我被迫融入。

数十载的人世拥挤,夜里靠着何处收集的一些温暖的东西活着,靠着它们微笑,靠着它们续命。不让自己跑偏,继续未知的游离。

有时候着凉止不住咳嗽,就坐一晚上。

可能一辈子的夜也这么过去了。

(2月深夜东京,失眠)

作者  | 2018-6-3 0:04:31 | 阅读(33) |评论(2) | 阅读全文>>

记忆

2018-6-1 20:07:36 阅读39 评论4 12018/06 June1

我走进了一家神经病院,在很偏僻的地方,离郊区的火车站不远了,听过说好几次,却不知道具体位置。想来如果在白天路过,也只是安安静静的几栋楼,很旧的白墙,像一个普通居民区而已。

天黑了,小路就几乎没人了,路灯模模糊糊,让人感觉走了很远。不知怎么就突然出现了医院的主门,是在一个凹下去的坡道上。跟门诊不同,门口没有人群,等着的人都低着头,紧张兮兮且不言语,彼此看到,只是赶紧拉住走进去。我被推到门口,就好像拽住了一个衣角,一直往里走,穿过了很多走廊。后来才发现,手腕被拉出了红印。

这里跟普通医院一样的大厅,一样的病人,但是为什么就是很压抑,我想了想,可能没有普通医院对生老病死的哭喊和痛快感。大家的思维都在另一个世界,这里没有灵魂,安放在这里的人们,已经放弃挣扎了。

我拿到的药片是两颗红色,两颗黄色,我数了好几遍,旁边的病人看着我,告诉我错了,他说数字不对,不能吃。我说,这不是我的药。

每个人都帮我数了好几遍,可能真的错了。

我走了走,看到有人躺着睡觉,像是在点滴,有人偷偷摸摸把药藏在床底下,有人安静地看着电视,有人和亲人在聊天,可是他们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这里真的不吵,吵闹的人们可能在铁栏杆的另一头。

我还记得那天的痛哭,你说再也见不到了,却只是骗我们的。

作者  | 2018-6-1 20:07:36 | 阅读(39) |评论(4) | 阅读全文>>

不语

2018-5-16 20:45:47 阅读33 评论4 162018/05 May16

我想见你,但我不能告诉你。

像是初恋少年,等着打开巧克力盒——而这个礼物,是送给别人的。

在人世走久了,就希望能坐下来,靠在一棵大树下,春风绿草。不需要多美,只要够静。

你跑来跑去的,从来没有停下来过。偶尔塞给我一个心爱的气球,过了两天,气球慢慢落下来,你也消失了。

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或者是另一片森林?我不需要什么惊喜。我想坐下来,你也坐下来。

休息好了,再一起走进拥挤的人潮里。

作者  | 2018-5-16 20:45:47 | 阅读(33) |评论(4) | 阅读全文>>

2018-3-21 14:09:53 阅读23 评论2 212018/03 Mar21

我去看了雪。

早上拉开窗帘,雪似乎把屋子埋起来了,除了门口用铲子开的一条仅能侧身通过的小路。

我在山谷里一小步一小步地走,白天没有人也没有车,我甚至走到了村庄的主路上。靴子踩在地上咿咿呀呀地响,往后山坡走过去,雪就变成了棉花,松松软软。

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不敢前行了,蹲下来抱了满怀的雪。

后山有一个简易滑雪场,也没有客人。跟主人打过招呼,就自己拖着滑雪板在雪地里玩起来,只滚过一个跟头。

天黑得很快,回去的时候整个村庄都亮起了灯笼。

黑色、白色、红色,从来没有觉得如此相配。

我翻了雪山。

清早吃饱喝足,带好防水绑腿、干粮。

屋主小哥嘱咐,要备鞋钉,最好结伴,只能踩前人走的路。

还有深山雪厚,山顶不要停留,下午3点前就要抵达,否则就天黑了。

我严格遵守,但没想到翻山异常艰难,遇到过几乎垂直的雪路,手脚并用也无济于事。山中偶遇几个男生,风吹雪雾,人影朦胧,我一会就跟不上了。雪山如入无人之境,大脑是放空状态,多次怀疑自己天黑前无法下山,甚至无法到山顶,就被困在这里。

至于,该如何形容山顶呢,豁然开朗吗?耳边呼啸着风声,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蓝色和白色,山是白色,抬头是蓝色,干净得像是在海底。

现在头顶就是游过一头鲸鱼,我也不会惊讶!

手机自动关机三次,偶尔听歌:漫漫长路远,冷冷幽梦清。

我坐了一辆小巴车,蜷着腿,座椅真不够宽敞,暖气很干燥,两边都是雪和树,没有一个人,雪花飘落在玻璃上。

作者  | 2018-3-21 14:09:53 | 阅读(23) |评论(2) | 阅读全文>>

白发

2017-11-4 20:14:03 阅读54 评论2 42017/11 Nov4

你喜欢的那个人

满头白发

笑容年轻

在梦里

你靠在他怀里睡着了

阳光一直晃着眼睛

就像回到17岁的课堂

趴在旧旧的霉味的书桌上

混着钢笔墨水和劣质纸张的味道

书桌沉重潮湿

像是马上就要发芽了

你累了

在尘土飞扬的阳光里睡着

木头腐朽变成柔软

你沉到草地

你沉进湖水

泥土覆盖过你

全世界都在轻轻摇着你

突然

俗世里的你醒了

那个人在不远处和人争吵

红尘跨过了你

作者  | 2017-11-4 20:14:03 | 阅读(54) |评论(2) | 阅读全文>>

2017-8-9 22:10:49 阅读53 评论0 92017/08 Aug9

我忘记了她的名字,她不是我的玩伴,只是邻街的一个孩子。

我上小学的时候,总能看到她在街上走来走去,和一群看上去很凶的男孩子,喧闹得不行,偶尔还隔着一条街喊脏话,她明年就快上初中了,不和我说话的。

而我,习惯坐在街口的阴影里,平静地看着所有行人。

她妈妈经常来这边打牌,她半途会穿着露肚脐的T恤来要钱,我坐在外室写作业,她路过我的书桌,低头瞥了一眼,打招呼说,嗨,好姑娘。

她妈妈一点也不管她,说话大大咧咧,没有轻重,而且面部表情很多,挤眉弄眼的时候就吐出一串不入流的段子,大人们一边抽烟一边欢喜和哄笑,我在浓烟里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不认识男孩子,甚至也认识不了几个女孩子。

在大家眼里,我就像是一个哑巴。

有一年正月十五,在七八里外有一个游园灯会,晚饭刚过,路上就看到一堆堆的人群往灯会方向熙熙攘攘地走去。

我看到她穿着小皮裙,套着大红的短款劣质羽绒外套,老远像一只鸟般地叽叽喳喳冲到街上来,挤在人群里,她的母亲吸着一根烟来打牌,看见了照旧坐在街口的我,便扯着嗓子和我家人说过,让我和她同去了。

我忸怩地跟在她身后,果不其然,只等一拐过街角,就有个染着亮紫色头发的男孩子走过来,亲热地和她并着肩,他的球鞋很多泥土,我远远地跟在后面,有点尴尬。

我看着无数肩膀和背影,我快淹没在人群里,又非常怕和他们走散。

而一入园,就几乎忘记了所有不快乐,整个夜空都被各式各样的灯笼照亮了,多么美已经记不清楚了,只依稀记得彷如在月宫,有很多漂亮的姑娘,明眸皓齿地和我擦肩而过,她们的眼睛里流转着明黄的烛影。

作者  | 2017-8-9 22:10:49 | 阅读(5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少年

2017-5-31 21:44:33 阅读59 评论0 312017/05 May31

少年坐在旧火车的尾部车厢。

火车是铁皮的,外表深绿色或者深棕色,油漆斑驳,记忆里辨认不清。

货车没有乘客,只有几个工作人员,从一个地点到另一个地点,住宿半日,再踏上返程。

他低头看着离开的路,深夜里看不到铁轨,只听到车轮与铁轨有节奏地碰撞的的声音,车厢的角落分别挂了几盏黄色的灯,在头顶上晃悠着,大家的侧脸都有暖色光线的阴影。

夏天的风非常凉爽,让人心无杂念。

这种风就像一个拥抱你的精灵,穿着透明的蚕丝长裙,可能是夜神,可能是月神,或者风神,可能只是路过的无名小神,舒服地靠着车厢壁,打个哈欠,整个车厢都清凉并且懒洋洋了。

而他,喜欢托着腮听大人们聊天,听大家讲抵达的下一个车站是哪个城市,有哪些美食和故事,或者聊聊工作琐事、家长里短、零零碎碎,他最喜欢听的是传说,尤其是古朝的,像是一个个邂逅,工人们一个通宵的工作并不多,都闲着,夏夜显得更加漫长……

少年的眼睛只在深夜的故事里更加明亮。

一趟一趟的火车,一晚一晚的夜风,是余生每个夏天难忘的回忆。

作者  | 2017-5-31 21:44:33 | 阅读(5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冬天

2016-11-9 21:50:07 阅读77 评论0 92016/11 Nov9

两只鸟站在路灯顶上,背景是无边无际的暗黄天空,一只狗跟在主人的自行车后,迷茫地站在红绿灯下。

一切都灰蒙蒙的,柏油路的石子偶尔击打着车底,嗒嗒响。

空气很差,行人也都很闷,不想开窗。

嗯,冬天了……

作者  | 2016-11-9 21:50:07 | 阅读(7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浙江省 杭州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有小内向……
 
近期心愿跳西湖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