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ream 's NOTE

ゆっくり前へ进む,走ったりはしない,ゆっくりと……

 
 
 
 
 

日志

 
 

新年,固执  

2013-01-12 22:39:29|  分类: essa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新年,已经写过好几个新年篇了。

今年,让我想想某些固执。


首先是关于孩子。开始积攒着心情写女儿的故事,我刚大学毕业,住在一楼阴沉的小房子里,黑漆漆的走廊,水池和卫生间全部公用,窗帘是我自己剪裁,二十块钱的格子棉布。对面是一个铁窗户,住着不认识的人们,他们深夜才回家,开炤煮鸡蛋汤和面条,放着喧闹类似广场上的音乐。那时候我已经睡着,枕头旁边是一个整理箱,是的,我和我的箱子一起睡。然后我就开始想我女儿了,我想她有和我一样软软的头发,内心细腻,总是摆不平任何她想摆平的事情,我近乎绝望地想我的女儿。

——她笑着说,来,我保护你。

我没有结婚,没有欣赏我的男友,甚至没能有共度一生的女友。我有闺蜜,她们都在远方欢欢乐乐地出嫁。不知道我的女儿是否怨恨我,泯灭了这个世界的幻想。两个月前,我心惊胆颤地等着她能走过来,跟我开玩笑,最后,她真的开了个小玩笑。她说,这个空间对我没有一点吸引力,可不可以不要带她来。

所以,我是不是永远失去她了。


其次我想说,我不是喜欢争持的人。童年路上有一种黏糖,应该属于麦芽糖,可以玩一轮转盘,如果停在有小动物图案,就可以得到相应的黏糖,其余都只能得到一个小八勺的糖饼,我们叫做八粒糖。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个故事,因为过去很久了,不想让自己脸红。某天,我第一次得到了不是糖饼,而是图案,几乎不敢想的事情,然后我堂弟走过来,坦然地拿走了我的糖。我之前说过,我的愿望总是很低级,低级到我的整个世界,就只是一颗糖而已。我几乎哭了三天三夜,让自己忘记那颗糖,事实证明我忘不了,因为过了五年,我仍然记得,过了九年,我仍然记得,过了二十年,我还是记得它。我记得最终我忍不住痛苦,泪流满面地出现在母亲面前,我母亲像个泼妇似地找糖果老板,要了另一个图案。我低着头,地上是母亲维护我的影子,她在用一种无法说出的语言在抗争。那个老板一下被唬住了,无奈地递给我糖果,而我哭哭啼啼,像一个不要脸的孩子。

我想说的争持,是因为我从来不会去想找我的堂弟,理所当然地要回本来属于我的糖。

以上文字我知道很多词不达意,对不起,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回忆会这么痛苦,我几乎发抖地写完,并且哭得跟刚失去糖一样。


最后我想说说温暖的冬天。南方也有下雪的天气,尤其在我小时候,几乎年年冬天都是银装素裹,露天阳台堆积几公分厚,玩法有很多种,第一是堆雪人,父亲挥舞着铁锹,跟魔法似的变出各种雪人来,活灵活现,那时候他还很快乐,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他也不说累,我像只小鸟似地天天叽叽喳喳,有时候放学回家,踏雪到家门楼梯,会发现有摆着欢迎手势的雪人,心情好得像在春天。第二是坐雪车,其实就是家里的长条板凳,翻转过来,放在冰上,一推能滚很远,我戴着棉帽手套,骄傲地坐上去,父亲在后面推着板凳满操场跑。

长大后我记住的冬天,只有两个。一个是在中学,凌晨六点的天还黑得什么都看不见,自己闷着头去上学,耳机里模模糊糊是世界末日,那条路好像永远走不完,很长很长,我突然哭起来。一个是在北京大兴,我在无人的高架桥下走过,也是很长的路,我拿数据相机拍了很多雪景,然后大声唱日文歌,唱完也哭了。都是莫名其妙。

在这两件事情后,我分别遇到了两个不再算是朋友的朋友,极度无聊之后的缘分,他们是同一个星座。现在,他们都离开我很久了。


我写不下去了,今年的新年篇是最无语的一个,全是没人看懂的东西,可每打一个字,我都无比痛苦,何苦呢。

亲爱的,何苦的?另外,新年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