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ream 's NOTE

ゆっくり前へ进む,走ったりはしない,ゆっくりと……

 
 
 
 
 

日志

 
 

南国  

2012-03-04 11:19:45|  分类: essa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国


那一年,踏着破冰的一瞬间,晃晃悠悠地挤在人群里,抬头是昏暗的白炽灯,脚底下是垃圾,闷热的气息,说话都不敢抬高语气。

我喝的是长江水,十年之后,仍是长江水。

刚开始颤抖地拿着水杯,皱着眉头不肯入口。我想,我要枯死了,我变成了一株植物,等待主人偶然记起来,浇灌泥土。其余时间,呆坐看着身边的水,并不渴望。

暴雨的季节,手脚冰凉,刘海却湿透贴在额头上。房间瞬间白亮,又暗下去,雷声,再次突然白亮,又回归黑暗。雨声跟猫爪子在饶心一样。整个屋子像在淋浴,唰唰地浇水。我想起小时候,每当害怕就拿出来摩挲的那本书,不光滑而且微黄的纸质。

里面全是很古老的故事,每个主人公都愿意立下长久的誓言。像是南方的词语都带有诅咒,如若不能实现,则天打雷劈。


埋藏了一个原野,齐膝的湿润的草,我穿着彩色的塑料长靴,踏水而走。浑身像是浸在冰凉的水雾里。宽阔的水面,靠水而疯狂的草丛,站在模糊绿色中的人影。

那是在南方唯一的家乡。

有人跟我说,并不存在流浪这个词。这个世界,有几个人不是背井离乡。可是,当你把床铺弄得松软,闭上眼睛的时候,像是在摇篮,心里埋藏的草野,无比清晰地浮现出来,你一整晚都在里面奔跑,溅起后背的泥水。

未知的才是美好的,当真切地站在阔别已久的堤岸上,感受铺面而来的湿润气息,与站在人来人往的长安街上有何不同?

相思,在很多时候,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当我拿起第一本书的时候,就知道我要离开。那是越过山的另一个世界,赶着羊群的牧笛,被困在城脚的王女,永远回不了家乡的小贩,善良的故事在各自的世界上演。我慌慌张张地赶着要去参与。

喜欢在家,大米小米绿豆红豆莲子白糖,浸水熬粥,老人总是用牙床细细咀嚼,并且抱怨不甜。我的性子不温不火,愿意慢慢升火煮饭,靠在阳光里眯上眼睛,盹儿醒来,发现白发已生,皮肤苍老。

而看你的眼神依旧。



  评论这张
 
阅读(44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