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ream 's NOTE

ゆっくり前へ进む,走ったりはしない,ゆっくりと……

 
 
 
 
 

日志

 
 

  

2017-08-09 22:10:49|  分类: essa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忘记了她的名字,她不是我的玩伴,只是邻街的一个孩子。


我上小学的时候,总能看到她在街上走来走去,和一群看上去很凶的男孩子,喧闹得不行,偶尔还隔着一条街喊脏话,她明年就快上初中了,不和我说话的。

而我,习惯坐在街口的阴影里,平静地看着所有行人。

她妈妈经常来这边打牌,她半途会穿着露肚脐的T恤来要钱,我坐在外室写作业,她路过我的书桌,低头瞥了一眼,打招呼说,嗨,好姑娘。

她妈妈一点也不管她,说话大大咧咧,没有轻重,而且面部表情很多,挤眉弄眼的时候就吐出一串不入流的段子,大人们一边抽烟一边欢喜和哄笑,我在浓烟里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不认识男孩子,甚至也认识不了几个女孩子。

在大家眼里,我就像是一个哑巴。


有一年正月十五,在七八里外有一个游园灯会,晚饭刚过,路上就看到一堆堆的人群往灯会方向熙熙攘攘地走去。

我看到她穿着小皮裙,套着大红的短款劣质羽绒外套,老远像一只鸟般地叽叽喳喳冲到街上来,挤在人群里,她的母亲吸着一根烟来打牌,看见了照旧坐在街口的我,便扯着嗓子和我家人说过,让我和她同去了。

我忸怩地跟在她身后,果不其然,只等一拐过街角,就有个染着亮紫色头发的男孩子走过来,亲热地和她并着肩,他的球鞋很多泥土,我远远地跟在后面,有点尴尬。

我看着无数肩膀和背影,我快淹没在人群里,又非常怕和他们走散。

而一入园,就几乎忘记了所有不快乐,整个夜空都被各式各样的灯笼照亮了,多么美已经记不清楚了,只依稀记得彷如在月宫,有很多漂亮的姑娘,明眸皓齿地和我擦肩而过,她们的眼睛里流转着明黄的烛影。

外园是猜灯谜的院子,无数挂着黑墨红纸的灯笼密密地悬着,走在底下,整张脸映衬得红扑扑的,我抬头找着被人遗漏的字谜。

却听到她在院子旁边和人吵架,是另一对男女,街头痞子,嘟囔着难听的脏话,她对峙着,突然怒了,跳到前面来,骂出了更难听的脏话,我赶上去却不敢走近,站在她身后,脸红到不行,我听到路过的大妈大姨们在劝说,小姑娘哟,这么下流的话还这么自然,要不得啦。

我只是冷漠地站在那里。


而那以后,她妈妈依然会过来聊天打牌,说她女儿后来没读高中就嫁人了,又很快生了孩子,她毫无逻辑地聊着,一会儿嫌弃嫁妆太少,一会儿又骄傲地炫耀胖小子;

而我沉默地坐着,依然像是一个哑巴。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