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ream 's NOTE

ゆっくり前へ进む,走ったりはしない,ゆっくりと……

 
 
 
 
 

日志

 
 

记忆  

2018-06-01 20:07:36|  分类: essa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走进了一家神经病院,在很偏僻的地方,离郊区的火车站不远了,听过说好几次,却不知道具体位置。想来如果在白天路过,也只是安安静静的几栋楼,很旧的白墙,像一个普通居民区而已。

天黑了,小路就几乎没人了,路灯模模糊糊,让人感觉走了很远。不知怎么就突然出现了医院的主门,是在一个凹下去的坡道上。跟门诊不同,门口没有人群,等着的人都低着头,紧张兮兮且不言语,彼此看到,只是赶紧拉住走进去。我被推到门口,就好像拽住了一个衣角,一直往里走,穿过了很多走廊。后来才发现,手腕被拉出了红印。

这里跟普通医院一样的大厅,一样的病人,但是为什么就是很压抑,我想了想,可能没有普通医院对生老病死的哭喊和痛快感。大家的思维都在另一个世界,这里没有灵魂,安放在这里的人们,已经放弃挣扎了。

我拿到的药片是两颗红色,两颗黄色,我数了好几遍,旁边的病人看着我,告诉我错了,他说数字不对,不能吃。我说,这不是我的药。

每个人都帮我数了好几遍,可能真的错了。

我走了走,看到有人躺着睡觉,像是在点滴,有人偷偷摸摸把药藏在床底下,有人安静地看着电视,有人和亲人在聊天,可是他们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这里真的不吵,吵闹的人们可能在铁栏杆的另一头。

我还记得那天的痛哭,你说再也见不到了,却只是骗我们的。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